周代姬姓大國----随

時間:2017-04-14 16:19:57  來源:炎帝文化旅遊區官網  閱讀:1272次

一、曾與缯、曾阝及其姓氏
    
  曾,周初銅器銘文作。其姓氏文獻無載,隻有求諸文物資料。解放前安徽壽縣楚墓出土一件《曾姬無恤壺》, 其銘文為:“ 聖(走亘)之夫曾姬無恤。郭沫若:《兩周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據劉節先生考證,此器時代為戰國中期,系(走亘)聖之夫人所作器。聖(走亘)即聲(走亘),楚自惠王以後其小君可稱聲(走亘)者。聲王之夫人娶于曾,故稱曾姬。無恤,其名也。劉節:《古史考存·壽縣所出楚器考釋》,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1975,随州陽出土一批青銅器,其中有一件時代為春秋時期的《曾子原彜〓》,銘文為:唯九月初吉庚申,曾子原彜為孟姬〓鑄媵〓。程欣人:《随縣陽出土楚、曾、息青銅器》,《江漢考古》1980年第1期此器是曾子為其長女孟姬鑄造的陪嫁媵器。從這兩件顯示曾、楚通婚的銅器銘文分析,曾國應為姬姓。1979,随州城郊季氏梁一座春秋墓中出土兩件青銅戈,其中一件銘文為:“周王孫季怡孔臧元武元用戈”;另一件銘文為:“穆侯之子西宮之孫,曾大攻()尹季怡之用。。随縣博物館:《湖北随縣城郊發現春秋墓葬和銅器》,《文物》1980年第1期兩件戈銘中的季怡,無疑是指的同一個人。從前一件戈銘看,他肯定是姬姓,因為他是周王孫”,至于”,則應為其氏;從後一件戈銘看,他不僅是曾國的大工尹,還是曾國的公族,因為他的先輩是穆侯。季怡既是曾國公族,又是姬姓,那麼其出生國曾國無疑應當是姬姓。湖北省博物館:《曾侯乙墓》(),文物出版社1989年版
  
文獻中不見國名”,卻有的國名出現。《國語·鄭語》記:“……申、缯、西戎方強,王室方騷,……若伐申,而缯與西戎會以伐周,周不守矣……”韋昭注:“,姒姓,申之與國也。《史記·夏本紀》記:“禹為姒姓,其後分封,用國為氏,故有夏後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彤城氏、褒氏、費氏、杞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戈氏……”說明司馬遷已認為缯為姒氏,而《史記·周本紀》記同一内容則将用國為氏改為以國為姓”,說明太史公時有互用的情況,故此姒氏,也即姒姓。又《史記·周本紀》:“申侯怒,與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司馬貞《索隐》和張守節《正義》均說缯為國名,夏禹後,姒姓。
  
  文獻中還有以曾阝為國名者。《國語·晉語》記:“申人、曾阝人召西戎以伐周,周于是乎亡。韋昭注:“曾阝,姒姓,禹後也。缯字又作曾阝。韋注甚确。因為《國語·晉語》此處所記同上引《史記·周本紀》所記顯系同一件事,曾阝當即彼。《說文·邑部》說:“曾阝,姒姓國,在東海;從邑,曾聲。
  
  綜上以觀,出土銅器之為姬姓,文獻記載之曾阝為姒姓,二者姓氏不同,不可能是同一國名。
   
      
二、曾與随
     
  文獻中未見曾國,卻有一個與曾國在姓氏、疆域、年代諸方面均十分吻合的随國,而且,在随國的都城附近,竟然發現了曾國國君和朝臣的墓葬。這一奇特現象,引起了人們的深思:如曾和随為兩國,何以在一地?如曾和随為一國,何以有二名?這的确是一個難解之謎。1978,李學勤先生首倡曾随合一說,李學勤:《曾國之謎》,《光明日報》1978104日随之,贊成者有之,反對者也有之。為了便于對随州曆史的探讨更可能接近真實,我們在充分吸收現有研究成果的基礎上,特從以下方面對曾随關系作些探索。
    
  ()曾随姓氏相同
    
  夏為姬姓,這在上文業已論定。随的姓氏,也見于文獻記載。《春秋左傳正義》引《世本》說:“随國,姬姓。高誘注《淮南子·覽冥訓》随侯之珠”,也稱随為姬姓。《國語·鄭語》記西周末年周人史伯回答鄭桓公說:“……當成周者,南有荊蠻、申、呂、應、鄧、陳、蔡、随、唐……”韋昭注:“應、蔡、随、唐,皆姬姓也。由此可見,曾、随都是姬姓,即二者姓氏相同。
     
  ()曾随疆域相合
  
  曾國由于文獻無載,其疆域也隻有根據出土文物考查。據初步統計,現已發現的曾國有銘銅器共12,其分布範圍,大緻是以今随州市為軸心向四周伸延,西起襄陽,東過随城,北到新野,南達京山。李學勤:《續論曾國之謎》,《江漢論壇》1990年增刊随國的疆域,文獻無明載,但據記随事較多的《左傳·桓公八年》涉及的沈鹿漢淮之間速杞等地名來看,其境域當包括今漢水以東,桐柏山以南,廣水以西,鐘祥、京山以北地區。何浩:《楚滅國研究》,武漢出版社1989年版由此可知,曾、随疆域相合。
    
  ()曾随年代相當
    
  已出土曾國青銅器的年代,從東周初到戰國時期的都有,有的可能還早到兩周之際。但是,前引安州六器銘文記述周昭王在南征途中,經曆過唐、厲、曾等國,還提到漢水,前文已論證唐、厲為漢東封國,周人經唐、厲而後至曾,可見曾的位置确在漢水流域。江鴻:《盤龍城與商朝的南土》,《文物》1976年第2安州六器為周昭王時器,唐蘭:《論周昭王時代的青銅器銘刻》,《古文字研究》第2輯說明姬姓曾國始封的時間應在昭王之前,很可能就在周初大封姬姓之時,或者稍後。總之,根據出土文物判斷,姬姓曾國立國于西周早期,滅亡于戰國中期偏晚。姬姓随國立國的時間,文獻無明載,但據《國語·鄭語》當成周者,南有荊蠻、申、呂、應、鄧、陳、蔡、随、唐的記載分析,至遲西周晚期已有其國,而其始立時間或許更早一些。姬姓随國滅亡的時間,文獻無載。《水經注·水》說楚滅之以為縣”,江永《春秋地理考實》引姓氏書謂為楚所滅”,但均無滅年。根據《春秋·哀公六年》楚子、陳侯、随侯、許男圍蔡的記載分析,姬姓之随至少春秋末年還存在。而考慮到此時它還與楚保持着密切的關系,其國祚當會延至戰國。由此說來,曾、随存在的時間相當。
  
  正是由于出土銅器上的曾國同文獻記載中的随國姓氏相同、疆域相合和年代相當,所以,我們也傾向于曾随一國二名的說法。但對于何以會一國二名,學術界仁智互見。
  
有的學者以為,“為國名,“為曾都,因而文獻又稱其國為”,這就像杞國都于淳于又稱淳于、魏國都于大梁又稱梁、韓國都于新鄭又稱鄭一樣。何浩:《楚滅國研究》,武漢出版社1989年版也有學者對此提出質疑,以為魏國遷都于梁才兼稱梁,韓後遷都于鄭才稱鄭,而随與曾既未互遷,與魏之于梁、韓之于鄭不能相提并論。何光嶽:《楚滅國考》,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如果認為曾即随,這又的确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
  雖然曾随合一說的和者甚衆,石泉:《古代曾國——随國地望初探》,《武漢大學學報》1979年第1;舒之梅、劉彬徽:《論漢東曾國為土著姬姓随國》,《江漢論壇》1982年第1期但持異見者也不乏其人。大緻說來,這些意見有以下幾種:
  
    1、曾即是曾,随即是随,二者不可混同,至于何以不見随國遺物,有待今後考古發現。楊寬、錢林書:《曾國之謎試探》,《複旦大學學報》1980年第3
   2
、曾滅随,據其國土。顧鐵符:《筆談湖北随縣曾侯乙墓出土文物》,《中國曆史博物館館刊》1980年第2
      3
、随滅曾,延姬姓宗嗣。于豪亮:《為什麼随縣出土曾侯墓》,《古文字研究》第1
   4
、早期曾國已被楚所滅,楚滅随以後,又在随地分封了一個曾國。徐揚傑:《關于曾侯問題的一些看法》,《江漢論壇》1979年第3
   5
、可能因随被楚滅後,楚以随地與地處楚邊陲的曾國西陽相換;或者曾國國境直向西楔入随國境内。何光嶽:《楚滅國考》,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
  當然,在沒有找到直接證據以前,上述幾種情況也并非毫無可能。但問題的徹底解決,仍有待于新的考古發現。
  
  需要說明的是,曆史上還有一個姜姓随國。《元和姓纂》下引《風俗通》:“炎帝裔随侯之後。李白《江夏送倩公歸漢東序》說:“漢東之國,聖人所出。神農之後,季良()為大賢。《路史·國名紀甲》亦謂随侯,炎裔”,是為姜姓。盡管文獻未明言這個炎帝之後的姜姓随國的地望,但考慮到李白将神農之後漢東之國并稱對舉,其地當位于漢東,立國時間大約與漢東的另一姜姓國家厲相當,可能早至商代。無獨有偶,在殷王武丁南征虎方的蔔辭中,也有一個曾(按蔔辭作”),地域也在漢東。我們以為,此蔔辭之曾就是上述文獻中的炎裔姜姓之曾,也就是說,這同前述姬姓曾随合一一樣,是又一個姜姓曾随合一。不僅如此,周代漢東姬姓之曾還應當是在兼并商代的漢東姜姓曾國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何浩:《楚滅國研究》,武漢出版社1989年版但由于姜姓曾随史料奇缺,難究其詳,故下文的論述專指姬姓随國。

      三、随楚關系尋繹
    
  随國自從西周早期登上曆史舞台始,便同楚國結下了不解之緣”,從某種意義上說,一部随國史,就是一部随楚關系史。
  
  周武王克商立國後,曾先後分封七十一國,其中武王兄弟十五人,姬姓之國四十人,“皆舉親也。《左傳·昭公二十八年》而作為漢陽諸姬之首的随國,其任務是監控南方蠻夷之國,以拱衛周疆。随國封于何時,史無明載,但據安州六器”,不會晚于周昭王之世。學術界大都認為,“安州六器所載,即《古本竹書紀年》所記昭王十六年伐楚荊,而據安州六器所載昭王南伐荊楚經過唐、厲、随等國并于唐國整治軍隊分析,昭王的這次大規模行動無疑得到了以随國為首的漢東諸國的積極配合,這說明當時的随國同楚國已存在着矛盾。
  
  周室東遷以後,諸夏大一統、小分裂的局面已改變為小統一、大分裂。周王喪失了軍事盟主的實力,周公東征、昭王南征之類赫赫揚揚的壯舉已沒有重演的可能,楚人再也用不着為來自中原的威脅而擔憂了。然而,生産發達、文化先進、軍事實力雄厚的随國則依然是楚人東進的主要障礙。于是,楚武王末年,楚對随發動了大規模進攻。《左傳·桓公六年》 随國始而修政備戰,繼而拒不參加楚人主持的沈鹿之會,更加引起了楚人的不滿,楚武王再度伐随。盡管随人奮力抗楚,充分顯示出其抵禦外敵的漢東大國的氣魄與膽識,但由于楚國勢力強大,最終還是同楚人訂立盟約。《左傳·桓公八年》到春秋中期,楚勢更為強盛,随人公元前640以漢東諸侯叛楚,《左傳·僖公二十年》但終被楚令尹子文擊敗,境土日月削,國勢衰落。此後,随國世服于楚,不通中國,《左傳·哀公元年》杜注成為名副其實的附庸之國。公元前506,吳、蔡、唐聯軍攻入楚國的郢都,楚昭王奔随,《左傳·定公四年》吳人尾追而至,随人拒不交出昭王,“楚人德之。春秋末年,“周之子孫在漢川者,楚實盡之,唯随獨存。個中奧秘,随人已有揣測:“以随之辟小,而密迩于楚”,而未滅,“楚實存之。這段話雖然是吳師入郢前随、楚關系的寫照,也同樣可以用來說明進入戰國後漢東唯随國獨存的緣由。何浩:《楚滅國研究》,武漢出版社1989年版
  
  戰國時期,随國史事文獻無載,隻有憑考古資料推測。公元前433,随國國君曾侯乙死後,楚昭王的兒子惠王以楚人最為珍重的禮樂器編鐘相贈,楚國的令尹、封君等也紛紛給曾侯乙贈送銅器、車馬,湖北省博物館:《曾侯乙墓》,文物出版社1989年版公元前407年左右楚聲王娶曾姬無恤為夫人,劉節:《古史考存·壽縣所出楚器考釋》,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說明戰國早期随楚關系十分融洽。1981,考古工作者在随州市西郊發掘了擂鼓墩二号墓,墓主地位約相當于國君一級。此墓下葬時間晚于曾侯乙墓,考古界定在戰國中期前段,随州市博物館:《湖北随州擂鼓墩二号墓發掘簡報》,《文物》1985年第1期表明此時随國尚存。晚于擂鼓墩二号墓下葬年代的曾姬無恤壺,鑄于楚宣王二十六年(344)。楚聲王夫人無恤為宣王祖母,無恤尚在,宣王當不會滅其祖母故國。1983,在曾侯乙墓西南發掘了30座中小型墓,其中十三号墓和六号墓為楚墓,時代為國中期,十三号墓的下限到戰國中期與晚期相交之際。劉彬徽、王世振:《曾國滅亡年代小考》,《江漢考古》1984年第41984, 上一篇 下一篇